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我与二电“情未了”
发布时间:2019-08-28 来源:大同发电公司 作者:王明星

正值酷热盛夏,工作之余静坐于窗前浮思遐想,思绪随着水杯里腾起的热气回到了2013年12月25日。那一天,和我一批入职的很多兄弟姐妹们可能还是第一次来到未来工作的地方——大同发电公司。而这里对于我来说,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我和二电的感情已经有22年之久。

情之初

父亲87年入厂,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整整32年。注定了91年出生的我就和二电这片热土密不可分了。以前没分房的时候,和爸妈坐着厂车跑家,我总要在怡庆园玩上一番才肯上车,感觉那段时光真是快乐。后来幼儿园、学前班、小学、初中就在厂里的幼儿园和子弟学校上学,感觉厂区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咱们去35号楼后面的小公园玩。”“咱们去大操场滑旱冰。”“今天晚上咱们两家去俱乐部看电影。”“咱们去厂区小兔子和小蘑菇雕像旁集合玩捉迷藏。”……这些儿时的趣事回想起来依然那么清晰。更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儿时的我来说,虽然不知道二电的发电具体工作过程如何,但是给首都发电仍是儿时充满自豪的一件谈资。二电这片沃土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限欢乐,给我们的生活留下五彩斑斓的印记。高中考上了一中之后就一周回来一次,后来赶上耿市长修魏都大道和永泰路,回二电很不方便就变为半个月回一次家。尽管回家需要倒车历经“波折”,但是只要一说回家,再难走的路也满心欢喜。

情之惑

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其实是想报考师范院校圆做老师的梦,可是父亲的电力情怀是那样浓厚,因为我不报电力院校和我“冷战”,在父亲的压力下,我虽然当时很不情愿,但还是顺从了父亲的意愿,准确的说是屈服于父亲浓浓的电力情怀,最后被山西大学热动专业录取。

大学头两年还是子弟异地分配,但不久之后政策改变为全集团统一网上笔试,子弟也可以回本厂,我父母很开心,而此刻的我却心里犯起了嘀咕,我从二电上学考了出去,难不成再回去?就像翅膀硬了的小鸟一样,想冲破温暖的窝的束缚,冲上云霄看看,那种执拗让我一直很排斥回到父母身边,总想去外面闯荡闯荡,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试着挣扎过,也参加过金融系统的笔试面试,面试没通过后我还大哭了一场,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命中注定,最后还是通过校园招聘回到了生我养我的二电,从二电子弟成功转型为二电员工。

情之固

参加工作到现在,我渐渐发现回到二电上班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每天上下班和我父亲相伴,一路有说有笑,探讨探讨单位工作的新鲜事,可能这也是二电上下班途中一道别致的风景线吧。

在我众多的师傅身上总能捕捉到无数闪光点,他们给予我关怀的同时也为我树立了榜样。在发电二车间一值实习4个月时间里,在我生物钟严重紊乱的情况下,老师傅们盘前谨慎监控,下盘现场认真巡检,这种昼夜颠倒的运行生活并没有让他们有丝毫的松懈,让我内心深深敬佩,同时也收获颇丰。之后正式定岗汽机分公司,师傅们在各种检修、抢修中忘时忘点忙碌的身影,工作服上点点油污的“勋章”,都将检修人不怕脏不怕累的精神体现的淋漓尽致;故障就是命令,无论何时何地,检修人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为设备保驾护航,这些更加坚定了我守护二电的信念。此时此刻,我的二电再也不仅仅是儿时口中给北京供电的电厂,它更是一个优秀的央企,一个获得过无数荣誉饱含故事的企业,它不仅仅是我的工作单位,更是我心中的“家园”。

情之深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父亲在家,父亲临时接到电话通知加班抢修,怡庆园旁边家属楼前下水井堵了,我不敢自己在家,就跟着父亲一起去现场。打开井盖,味道刺鼻,父亲就和同事们有序地开展工作,当时的我十分不解,如此恶劣的工作环境他们怎么做到眉毛也不皱一下投身工作,甚至被我的同学看到,第二天上学取笑我爸爸身上脏兮兮的,我还因此委屈了很久。而现在入厂的我,在16年夏天那次暴雨过后,和很多人同时被积聚的雨水堵在二道门的时候,我看见我的父亲,脱掉鞋和袜子,挽起裤腿踏进冰冷的雨水中去清理二道门前被树叶堵了的排水井时,不再是不解,更多的是自豪,父亲的背影更加伟岸。热爱你的工作,就会心系企业,爱岗如家。

汽机检修楼后是升压站,工作闲暇时常常倚窗凝望,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对华北最大输电枢纽的无限敬仰。升压站里根根电塔似擎天,擎起二电人为祖国生产清洁能源的雄心壮志;条条导线似银链,编织出了二电人建设电力家园的美好愿景。

情之续

直到现在,很多应届子弟们还会问我关于二电校园招聘的事情,我都热情地给他们答疑解惑,并且告诉他们回到长大的地方工作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更何况这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企业。而我与二电的情则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年更比一年深……

责任编辑:张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