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
发布时间:2019-08-08 来源:大同发电公司 作者:贾根凤

就这样走着,步子越来越慢。湛蓝的天空漂着朵朵白云,高耸云天的烟囱炊烟袅袅。蓝白相间的主厂房“安全第一”几个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像五线谱一样的输变线发着“哧哧”的音符。如果说,二电的美景常常让我驻足欣赏,那么,四十年来这里发生的变化,更让我感慨。怎么会如此幸运?在我的生命中,与电厂结下一段人生不解的情缘。

小喇叭响了

每天早上8时刚上班,刁书记拿着小喇叭,就会在楼道内响起“清扫队的出发了。”然后全车间女工全副武装,推上小车,拿上铁锹、扫帚,准时在大门口集合。九十年代,这就是我一个检修女工的工作。

现在想起来,至今印象深刻。那年,企业大力治整设备,创设备无渗漏。车间从班组里抽出所有的女同志进行设备环境与设备的美化工作,6个组按6台炉分工,每一个组负责一台炉所有的卫生清扫和设备刷漆任务。

每天上班,姐妹们准时在大门口集合,穿上雨鞋,戴上防尘帽、口罩,拿着工具,到十米平台的责任区清除地上的积泥。也许,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无法想象出当初我们的生产环境是多么的恶劣,设备七漏八漏,6台炉十米平台的灰泥足有400毫米厚,在污水的浸泡下死死地吸附在地面上,1号炉十米平台成为我们的“战场”,6名女同志铲的铲,扫的扫,推车的推车,轮流作业,虽然是数九寒天,但常常是汗流浃背。

“我来推车吧。”“我给你们铲吧,你们休息会儿。”……车间里检修完设备的男同志们常常会光顾我们的“场地”,帮我们清理积泥。那时,一号机组正在大修,检修场面轰轰烈烈,而我们的清理工作也日新月异,转战一个又一个场地。哪个岗位有困难,我们都会并肩作战。

“这温度太高了,我的鞋底似乎烤化了。”“这活真难干,刷子上去都在冒烟。”记忆犹新的是给2号炉膛刷银粉漆,炉膛温度特别高,银粉呛的人们都喘不上气,就这样退缩了吗?年轻气盛的我们没有服输,一周的时间给2号炉炉膛穿上了崭新的“外衣”,我们承包的责任区都发出耀眼的光,实现了“设备见本色,地面无积灰”目标,姐妹们用责任撑起了二电设备治整的半边天。

作为班组的一名基层通讯员,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还抽空去检修场地了解最新动态,慢慢地,爬格子也成了我的业余爱好。下班回家后,斜靠在阳台的窗户边,遥望火红的太阳渐渐沉下去,欣赏着晚霞从明艳到灰暗的细微变化,脑海里回放着检修现场生龙活虎的场景,用信纸记录下发生在二电的一幕幕风景。第二天上班时,将手写的新闻稿送到广播室,期待着与“二电报”的约会。工作虽然很累,但内心却很丰盈。

班组里的密封圈

参加工作30年,我在锅炉磨煤机班磨制了29年,党委工作部编辑一年。磨煤机班一直是全厂公认的“苦、脏、累、险”的检修班组,有职工24人,女职工4人,班组担负着全厂200兆瓦、600兆瓦、660兆瓦机组的36台磨煤机、36台给煤机、96台给粉机及制粉系统所属设备的改造、检修与维护工作。那时,我们四名女同志编在四个组里,只要组里有活,就跟着下现场做一些文明生产工作。记忆犹新的是每一次机组大小修的场景,当全天的检修工作结束后,我们四姐妹就会用高压消防水将磨煤机作业现场冲洗的闪光铮亮。地面干净了,而我们常常衣服、鞋子都是湿的。因为,那个水管子出来的水水压太高,我们只能用胳膊去抱它才能运用自如,而其它作业面都是做到“工完料尽场地清。”每周厂里进行的文明生产现场评选,我们班组的作业点常常被评为“亮点工程”,至今想起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那些年,机组检修的战役此起彼伏。作为班组的后勤部队,除清理现场作业卫生外,给男同志们清洗工作服,缝制磨煤机油泵滤网。班组人员加班,再去打加班饭,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我们的“金点子”石绵绳磨煤机密封圈,直到今日还在使用。每每想起那个飞舞着的石绵绳,四姐妹编制密封圈的情景就历历在目。石绵绳在每个人的手指上绕两圈后,剩下的长度从30毫米、42毫米两种尺寸的小孔中穿来穿去,一圈挨着一圈,直到对接后打纽。娴熟的动作,石绵绳长度、垫的大小,就像用尺子量过一样。

起初,磨煤机罐体波浪瓦与扇面瓦螺栓用的胶皮垫,跟着螺栓一起订备件,但是胶皮垫使用性能不高,导致磨煤机罐体漏煤、漏粉,不仅影响机组安全经济运行,也污染了生产环境。班组的四姐妹就用石绵绳自编垫做了密封圈,代替了原来的胶皮垫。大小适中的石绵垫,紧固螺栓后就会“天衣无缝”地嵌入瓦窝中,运行过程磨煤机就不易漏煤、漏粉,到现在有30多个年头了。

年复一年,机组的大修、小修、抢修及日常维修接二连三,为了不影响检修工作,只要有空闲,我们就不停地编垫以备急需,每年编制石绵垫大约3000多个,折合成人民币4000多元。

细细品味自己29年来的检修生活,清扫卫生、清洗工作服、缝制滤网、制作密封圈、写台帐、偶尔报道一下人和事…..这些元素串起了我的职业生涯。虽平淡不起眼,甚至有些枯燥,但那一目目场景时常出现在我的记忆里,如今却是我人生经历最宝贵的财富。

遇见一群可敬的人

在这片热土,究竟什么最让我难忘?我常常为此陷入沉思。

记得在党委工作部时,我常常以记者的身份去关注一些基层的劳动者,但他们大多数都不愿意上“镜”,那句“我没有你想像的好”朴实的话语常常回响在耳畔。

2013年春节刚过,10号机组汽轮机检修现场已是热火朝天。在汽机十米平台,我遇到了是近半百的汽机分公司本体班刘欣师傅。

“刘师傅,听说你们过年七天都‘乐’在现场?”“没办法,急活。厂家在哈尔滨,来回‘折腾’至少得一个多星期,咱这工期哪拖得起?自己干心里有底!”

因1、2号低压缸次末级叶片断裂,汽轮机振动大停机,机组进入抢修状态。由于1、2号低压缸次末级叶片应力腐蚀严重,再加上作业空间狭小,拆卸工作十分艰难。原厂家人员建议拉回厂家处理,干了30多年的汽轮机本体检修的刘师傅强烈提出反对票。经相关部门商议后由汽机本体班检修人员进行拆卸。

自年三十,刘师傅和同事们连续七、八天放弃家人团圆,日日夜夜作战在抢修现场。拆叶片用千斤项,大锤敲,劲用大又怕损伤其它叶片,像呵护“宝贝”似的,一片一片地拆,2个转子需拆卸更换4圈叶片。他们24小时不间断工作,用了3天的时间拆卸叶片392片,为抢修工作赢得了宝贵时间。

当我想把刘师傅的故事写入《信息视点》里“连心一线”栏目时,刘师傅拒绝了我,“这是咱份内的工作,不值得写。”这就是一个劳动者朴实的发声。

2013年年底,6号炉2号磨煤机在抢修。在磨煤机入口处遇到了冯班长,如果不是有着20多年的交情我都认不出他来,除了牙是白的,整个人好像是用煤粉捏出来的。“冯班长,上一次镜呗。”“姐姐,你不要调侃我,咱们常年和煤粉打‘交道’,你是知道的,这样子很正常,况且我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我站上磨煤机基础向罐内看去,罐内粉尘飞扬,灯光让煤粉笼罩着,发出暗淡微弱的光,根本看不清那每一张熟悉的脸,只能从动作举止上估摸他们是谁。看着他们有序地忙碌着,我悄悄地离开了。

在党委工作部干了一年的编辑,目睹了检修一线的“特种兵”、大修现场的高工、呵护蓝天的“使者”、炉膛里的“会诊医生”、春检里绽放的“奇葩”、默默无闻的“女汉子”、孝敬岳母的赵工…… 我深深地被这些身怀绝技、朝气蓬勃、充满干劲、责任担当、和谐团结的集体和个人感染着。虽然他们都是普通的劳动者,然而,他们心中那份无悔的责任已照亮了我前行的道路。

三十年来,我不清楚究竟遇见过多少二电人,写过多少二电人的故事。可我知道,是他们的智慧、坚韧、奉献和守护,让这片曾经杂草丛生、戈壁荒滩,矗立起一座中国能源基地;也正是他们用一生的努力,把“二电”的名字镌刻在中国电力发展的历史画卷上!

我深深爱着那些可敬可爱的二电人,因为有了他们,我的生命也有了更深刻的意义。感恩二电,让我能够拥有一片可以自由种植灵魂的沃土。无论走过怎样的四季,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在我的生命里都永葆青翠的底色,每每想起深感幸福。

责任编辑:张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