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知否知否,香道之雅知否
发布时间:2019-09-03 来源:北仑发电公司 作者:黄瑾瑶

“炉香烟袅若天云,空妙如禅静尘心。”案边是精美小巧的香炉,时光温融,香意熏染,盛家三兰正在孔嬷嬷的指导下焚香,这是时下热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一个场景 ,鲜有追剧的我,竟为着此剧所演绎的宋朝生活美学而恋恋不舍。“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该剧真切地还原了北宋时期的“文人四艺”,勾勒出一副古朴风雅的生活画卷,其中居生活风雅之首的即是:焚香。焚香可通鼻,可清神,可净心,在缥缈香气中,盘腿静坐,或弹琴吟诗,或对酒畅谈,透过呼吸和肌肤渗透,穿越芬芳的氤氲,思维会进入前所未有的开阔地,在香的包围里完美、合一。

中国用香的历史可追溯到春秋之前,东方香料沉静内敛的气质与中国文化含蓄、蕴籍的基调高度契合,盛唐时期调香、熏香、评香已成为高雅艺术,香道文化俨然成形,至宋代发展更达到鼎盛。在崇尚雅致生活的宋代,“隔火熏香”这种不直接点燃香品的焚香方式盛极一时:点燃一块木炭,把大半埋入香灰中,在木炭上隔一片云母片,最后在云母片上放香品,在见香不见烟的意境里,品茗雅谈,剧中孔嬷嬷所教的便是 “隔火薰香”。香道文化一脉相承,古人造字,以“禾”“日”为香,意在体现稻黍受阳光照拂,故而芳香四溢,绵延无穷。《尚书·君陈》中有言:“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众多风雅名士纷纷追崇香道的风尚,所谓书案置香,香中求学,腰佩香囊,衣熏香暖,焚香于公堂之上烘托其庄严清明之气,敬香于菩提树下奉行其修身养性之道。调弦抚琴,清香一炷可佐其心而导其韵;品茗论道,书画会友,无香何以为聚?香被“雅化”成陶怡情操、彰显品格的代名词。

去年的冬至,我应邀去参加品香,室外寒雪飘零,室内香气袅绕,年轻的香艺师娓娓的讲解着香的知识:香从形式上有线香、立香、盘香、塔香、印香(篆香)等品种,香材又可分沉香、檀香、安息香、乳香、藿香、苏合香、麝香等十多种,将这些香材按照“合香方”调和在一起,称作“合香”,合香的形式也有很多,比如香饼、香丸、香篆、末香等,为此宋朝还有专门关于香的著作,如洪刍的《香谱》、叶廷珪的《名香谱》等,对于香都很有很详细的记载。

香中尺素,段位最高当属沉香,香气最佳,沉香的香气融合了动植物界的精华,跨越海洋与陆地的藩篱孕育而成,是大自然里动植物合而为一的生命礼赞,且其独有的香味,在科学的今日仍无法以人工复制合成,尤显珍贵。故有黄庭坚的“百炼香螺沉水,宝熏近出江南”,李清照的“沉香烟断玉炉寒,伴我清怀如水”,陆游的“红杏红湿昼初长,睡过窗间半篆香”的盛赞。那日的室内一直焚着沉香,让我在香薰萦绕、浸润的氛围下,身、心、灵悠然对话,不可自拔。

而世人常挂在嘴边,文学作品中常见的“红袖添香”一词,多形容为女子制香时缥缈灵动的形象,则是外行人的望文生义,以为所谓“添香”就是往香炉中添加香料,把精深的香道直白化了,倒是秦观的“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把香氛中女子的神韵刻画得惟妙惟肖,一幅美人焚香图顿时立体再现。近代西风入侵,香道式微,中式的制香、焚香和品香的日常生活变成了纸上风景,而风靡时尚的名品香水只是化学香而已,与开窍通脉,让人开慧,净化身心,修心养生的香道实乃不是咫尺之遥,我想着家中的几瓶香奈儿恍惚间有了鸡肋之感。

那天在氤氲香气中我初次尝试制作了塔香,只是打篆香实乃道行太浅,无法使然。今日在这风雨交加的台风天,我点燃塔香“焚香引幽步,酌茗开净筵”模拟着把盏闻香的宋代生活,在香薰萦绕、浸润的氛围下,用心凝神,用灵性用意蕴,聆听香的禅意呢喃,营造一个“秉香而书”的浪漫气场,让优雅的芬芳唤起自己的耐心和信念,进入一个清静与空灵的禅境,也许不久的将来捧炉

品香的日子会清逸重访。

责任编辑:张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