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一线故事

新闻

北仑发电公司:老徐的初心
发布时间:2019-10-09 来源:北仑发电公司 作者:陆烨

10月2日,北仑发电公司燃运部清扫专职徐维空一到电厂,就急急地赶往现场。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次参与防台值班,因为这一天距离他正式退休仅有29天。而我也跟着老徐的脚步,感受一名老党员的初心。


图为徐维空正在煤场巡查,胸前的党徽熠熠生辉(陆烨/摄)

18号台风“米娜”刚刚过境,老徐用力蹬着自行车,从T6-T8,T19-T20,T34-T35等转运站重点区域,到一、二、三期煤场,检查现场有没有溢水、撒煤。

全厂7台524万燃煤机组,老徐管辖的清扫队伍有70多人,负责输煤战线的保洁、清扫以及处理突发事件。相比此前的超强台风“利奇马”,这次各个煤场和37个转运站,没有出现溢水、撒煤情况,但个别地方还有积水,老徐一边看,一边用手机拍下图片,准备和清扫队再好好交代一下。

一圈下来,差不多1个半个小时,老徐的工作服已经汗湿斑斑。说起来,老徐和北电还有着特殊的缘分。1987年,他从东海舰队某部转业,分到宁波市孝闻街道。3年后一个夏天,他意外得知北仑港畔的一家火电厂正在组建拖轮班。离开大海,却一直念念不忘的他,心里蠢蠢欲动,经过一番考量,他放弃了行政单位编制,成为一名电力工人。

风里浪里,老徐在电厂码头一干就10年。2000年,因为拖轮班解散,老徐干起了斗轮机司机、煤控巡检员、煤控操作员,还考出了煤控副值岗位,拥有技师职称。

“那会儿,每天都要学新知识,虽然在部队是舰艇长,可上了岸,尤其在现代化大电厂工作,一切都得重头学。”老徐是慈溪人,他的普通话带着家乡口音,走路时腰背笔直,说话时总带着微笑,让人心里觉得温暖。2013年,老徐应聘当上清扫专职,告别了运行倒班的日子,开始和清扫作业打交道。

煤,是火电厂的口粮。可煤遇到大风、大雨,在设备上、马路上一摊开来,就显得脏乱。“咱们是花园工厂,文明生产一点不含糊,煤场清扫的工作看似简单,其实要做好也不容易。”老徐一出门,就会带上“三件宝”:安全帽、手套和手机。沿海电厂,每年都有台风侵袭,这让老徐对防汛防台工作格外上心。台风前,他召集清扫人员布置检查工作,落实每项防台措施,然后自己在到现场细细摸排,看看门窗有没有关紧,煤仓间的设备是否正常。在清扫队胡雅君师傅看来,老徐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认真,“做事有板有眼,谁也别想在他手下偷奸耍滑。”

从1990年至今,一晃近30年了。“电厂啥事情让你印象最深呢?”“抗台,尤其是2005年的那场‘麦莎’台风。”老徐清晰地记得,那场台风持续下了几个小时的暴雨,煤堆不断地被雨水冲刷,终于顶端煤层再也支撑不住了,形成煤泥流顺着斜坡向两边涌去。不一会,就涌上了斗轮机轨道面,把斗轮机轨道、地面皮带电缆架给埋得结结实实,3号、4号斗轮机,C-19、C-23皮带相继失守,进仓作业顿时陷入瘫痪之中。

“当时,部门组成突击队,党员分成三组,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党员。” 老徐说,暴雨中,很多人挥舞铁铲,挖煤抢险,手上磨出一个个水泡,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撤退。“党员就要冲在前,大家拧成一股绳,任何困难都不怕。”

老徐59岁了,党龄38年。作为一名老党员,他对党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早在新中国解放前,他的大伯在三五支队参与浙东战役,叔叔在四明山打游击。老徐的母亲是个妇女会主任,1953年入党。老人家有5个儿子,她把3个儿子送到了部队。“三哥在辽宁海军某基地担任潜水员,一次他连续6次潜水作业,不幸牺牲。那一年,他才27岁,我17岁。”几年后,老人家又让最小的徐维空当了一名海军。“母亲常说,国家走到现在不容易,我们吃了很多苦,现在日子好了,就要多为国家想想。”老徐的母亲,今年已是95岁高龄, 老徐的家也是全国“最美家庭”,从小浸润在“红色家庭”里的老徐,从未忘记母亲的教诲,也从未忘记入党时的誓言。

在老徐的办公桌前,一块鲜红的工作座右铭格外显眼,上面刻着八个大字“不负使命,重在言行”。“这八个字就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老徐这样说着,语气里透着一股力量。

“你在部队里有什么难忘的事吗?”不知怎的,我突然很想知道,老徐在军营里的故事。“当然有啦。”老徐一边回答,一边弯腰打开抽屉,然后取出小铁盒,他从里面找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子。我接过一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颁发的三等功奖章证书。在老徐的讲述中,我仿佛回到1982年的那个冬季。作为部队最年轻的舰艇长,他在执行任务时,克服海面异常天气,凭借高超技术技能,确保舰艇航行安全,以行动践行着党员的初心使命。

“这个奖章证书陪伴我几十年了,我从未告诉过单位的领导同事,甚至连我母亲也不知道。”老徐说得那样从容,却让我极为震惊。红本子又锁进了抽屉,如同过往几十年一样的安静。

采访结束时,老徐就站在红色的输煤栈桥下和我告别。秋日的阳光依然刺眼,老徐眯缝着眼睛,一再叮嘱我:“最好还是别写了,我觉得自己真的没啥……”


责任编辑:张荣


上一篇:
下一篇: